<form id="xpztz"></form>

      <form id="xpztz"><th id="xpztz"><th id="xpztz"></th></th></form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xpztz"><form id="xpztz"></form>

        廣東新易學院

        廣東新易學教育培訓學院_高職高考輔導班
        當前位置: 主頁 > 3+證書高考 > 高考語文

        作文大講堂 | 最近的“家長退群”事件,要如何融入我們3+作文寫作?

        2021-09-06 瀏覽次數0

         

        事件概述

        近日,江蘇一位家長在自己發布的短視頻中大呼:“我就退出家長群怎么了!”

        從視頻內容來看,這位家長認為:老師要求家長批改作業、輔導功課,使得自己承擔了老師應負的責任和工作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視頻結尾處,這位家長問道:教是我教,改是我改,之后還要昧著良心說老師辛苦了,到底誰辛苦?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無獨有偶,江西一所學校三年級的家長群中,老師甚至直接點名批評幾名沒給孩子批改作業的家長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家長群里出現的問題,引發不少家長共鳴。家長群本應是家校溝通的橋梁,卻無形間成為了“壓力群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而關于“家長群”的話題,在高考中其實也有涉獵,比如2016年北京高考微寫作的第二題

         

        很多家長在微信或QQ等社交軟件上建立了班級“家長群”。請對這種現象發表評論。要求言之成理,自圓其說。150字左右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之后,有專家對這道微寫作題進行分析,認為“評論家長群”立足現實,與考生生活緊密相關,日常生活中對這一現象的交流并不少見,“平俗之見,似在唇邊”。但“言之成理,自圓其說”,要求考生在評論中不僅抒發一己之見,還需有理有據地展示對“家長群”這一現象的建立目的、溝通方式、討論內容、價值意義等方面進行評價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家長退群,觀點交鋒

         

        觀點1

        建立家長群,

        需要有規則約束

         

        家長群原本是用來通報孩子們在校情況、發布重要通知的平臺,但現在似乎變了味道,不僅給許多家長帶來了煩惱,也給部分老師帶來了壓力。有老師感慨:自從進了家長群,每天都是家長會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有老師表示,過去打電話或者見面,家長普遍有時間上的顧慮。但有了群之后,曾遇到家長不分時間、事無巨細地“@”自己,感覺隨時都在上班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北京一所中學的劉老師稱,在家長群中,發一條學校通知,家長就“轟炸式”回復,手機總有點不完的未讀信息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到底是“群”有問題,還是家校矛盾的集中爆發?有人就指出,既然家長群給家長和老師都帶去了煩惱,為什么還要設立家長群?

         

        其實,本質問題是老師與家長對于孩子教育上的責任與分工的爭議,也是社交媒體時代班級管理的新課題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與其“退群”,不如“善用”,而這更需要有關部門為“家長群”“立規矩”!

         

        目前,許多地方已經出臺了有關“家長群”的管理辦法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比如,上海多個區的教育局發文,為“家長群”的使用建立了規則規范;

         

        山西太原教育局出臺相關規定,嚴禁家長批改作業、打掃教室衛生、點贊轉發各類信息等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家長群”原本是更好實現家校聯動的渠道,設立是很有必要的,但不能成為推諉教育責任、給家長施加壓力的工具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觀點2

        父母像父母,老師像老師,

        學生才能像學生

         

        一直以來,有這樣一種現象,就是老師不知不覺做了父母應該做的事,當起了學生的“全職保姆”,生活起居、事無巨細;另一方面,也有家長在抱怨“家長作業”,有了家長群,在這種“零時差”通訊的情況下,這種情況似乎比以前嚴重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有家長表示,回家輔導孩子作業已經成為自己的“噩夢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10月13日,浙江還有一所學校,為了迎接檢查要進行大掃除,要求家長自愿參加打掃。一位家長因為沒看到群通知,沒有參加打掃,被老師要求面談,并被指責不尊重集體和老師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類似的“抱怨”也出現在老師群體中。江西南昌市一所幼兒園的陳老師,每天花費精力最多的事情就是追著孩子們拍攝短視頻。“從孩子進園到放學,從教室里到教室外,我幾乎是跟蹤拍攝,一天要在家長群發至少10個短視頻,讓家長們了解孩子的情況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大家都說: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師,是孩子第一任老師;大家還說:老師要像父母一樣,對待每個孩子;但是,果真是這樣的嗎?其實,在教育中,“老師”和“家長”扮演著完全不同的兩種角色。父母是父母,老師是老師,雖然都要對孩子有愛,但是誰該負責什么,應該界限清楚、涇渭分明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如果老師不像老師,家長不像家長,又怎么要求學生像學生呢?或許,我們更應該把家長群視作一種現代教育的隱喻:高度精密的教育系統,要求更多人參與到孩子的學習過程中去,卻顧不上實際的效果到底幾何。老師不斷布置各種作業、任務,家長不得不花費大量時間、精力輔導孩子,以此來顯示自己的盡職盡責??墒侨藗兯坪醵纪浟?,學習,到底是誰的事?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家長退群,高考作文怎么考

         

        其實,“家長群”這個熱點話題,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在考試中了,2019年江蘇省鹽城市高三年級第一學期期中考試就有一道相關作文題,我們一起來看看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閱讀下面的材料,根據要求寫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杭州李先生遭遇了一場家長群“危機”。因為他開法拉利跑車送孩子上學,老師就在家長群向李先生建議,不要再開跑車接送孩子了,理由是會引起孩子的攀比心理,不利于教育。李先生回懟:錢是自己辛苦賺來的,不偷不搶,有什么不對?難道還要為照顧其他孩子的心情,特意買一輛普通汽車來接送孩子嗎?為此,李先生被踢出了群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要求:綜合材料內容及含意,選好角度,確定立意,明確文體,自擬標題;不要套作,不得抄襲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本題審題難度不大,重在考查考生的理性思維、批判質疑和解決問題的能力。在寫作中一定要顯示積極的情感、正確的態度和價值觀。寫議論文可以就事論事或就事說理,著眼于問題的解決或對這一問題的深入思考,要能彰顯出高中生的思維品質。寫記敘文可以圍繞問題的解決展開思考,以李先生被踢出群為起點,重點寫李先生、老師或家長群群主對自己行為的反思和改正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考生們可以從以下角度進行立意。

        1.從李先生角度

        ①虛心接受老師的建議才能更好地培養孩子。

        ②“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,顧及其他孩子的心情也是教育自己的孩子;

        ③勿讓法拉利跑車毀了孩子的三觀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2.從老師角度

        ①要客觀、冷靜、理智地處理教育中的問題。

        ②加強溝通,做好家長工作也是教師工作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3.從其他家長或群主角度

        ①家長多溝通,也是教育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②建群是為了更好地解決教育問題,而不是激化矛盾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4.從綜合角度

        ①杜絕干擾,為孩子營造良好的受教育環境。

        ②加強溝通,增進理解,才能形成教育合力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家長退群,大報時評有話說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         

        1

        輔導功課壓力大?家長退群引熱議,專家給出建議
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北京日報     2020-11-05 

        “我就退出家長群怎么了?!”近日,一則短視頻沖上熱搜。視頻中,一位家長抱怨,自己下班回家要忙著批改作業、輔導功課,承擔了老師應負的責任,不堪重負決定退群,視頻引發不少家長的共鳴。專家表示,對于孩子的健康成長,家長和學校都有責任,“各盡其責,相互支持,才是最好的合作共育。”

       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專家孫云曉介紹,全國婦聯的一項調查顯示,40%以上的家長覺得無力輔導孩子作業。將本來該由學校承擔的責任轉嫁給了家長,才會引發部分家長的不滿。有時,學校和老師布置的作業超出孩子年齡水平和能力范圍,需要家長協助甚至主導完成。家長穆女士舉了個例子,今年國慶節假期,老師讓上小學二年級的兒子看一部老電影寫影評,“孩子頂多是有感想,怎么會寫影評呢,只能家長上手!”她還提到,班里最近讓畫“我和民法典”,“7歲的小孩連民法典是什么都不知道,何談創作呢?最后交上去的也都是家長代勞的作品。”另外,看書、復習、參觀等作業完成后,還需頻頻拍照上傳打卡,也會花費家長不少時間精力。

        另一位宋女士看到這則短視頻也覺得很有共鳴,視頻中家長的困擾她也遇到過。兒子所在班的班主任有時會在群里點名,比如圈上某幾位家長,說“今天預習作業沒有完成,請家長督促完成”或“放學之后來找我”等。“如果經常被圈,一方面會很忐忑,擔心孩子在學校有什么事兒,另一方面也覺得有些丟臉,好像孩子在學校表現不好,老有問題一樣。”

        初中英語教師高女士有多年帶班經歷,她認為,請家長協助完成作業應有一定尺度。她堅持的原則是,涉及教學知識本身的內容老師負責,請家長協助檢查的內容主要包括是否完成、字體如何以及講過的作業是否已經改正,“家長既可以輕松做到,也便于他們及時了解孩子的學習進展和在校表現,對孩子是一種關心,更是一種督促。”她表示,如果等到老師到學校檢查作業時發現字跡潦草再去溝通,可能有點“過期”,不利于及早幫助孩子端正學習態度。

        在孫云曉看來,家長輔導、批改作業本質上是家庭教育學?;?、知識化的表現。他表示,一個孩子的健康成長,既需要知識的教育,也需要生活的教育;知識教育主要是學校的責任,生活教育主要是家庭的責任,“各盡其責,相互支持,這才是最好的合作共育。”當然,在孩子的學業發展方面,父母不可能不關心,但主要應該是創造良好環境,培養孩子的興趣與習慣,而不是批改和輔導作業。

        (原標題:輔導功課壓力大 家長退群引熱議 專家:家庭教育與學校教育應各盡其責)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         

        2

        退出家長群能否打破教育的僵局
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中國青年報      2020-11-05 

        “我就退出家長群怎么了?”近日,一名家長的“怒吼”火了。該家長在視頻中吐槽:教是我教,改是我改,之后還要昧著良心說老師辛苦了,到底誰辛苦?

        或許是說中了太多家長的心思,這條視頻一度飆升到微博熱門話題首位。然而,稍微一分析便不難發現,這表面上的氣勢洶洶,背后卻隱藏著虛弱與無奈。假如真的理直氣壯,退就退了。退個群還要錄一條“怒吼”視頻,正說明退得心不甘、情不愿,是迫不得已。

        家長群是家校交流的平臺,許多重要信息都是通過這個平臺傳達的。“我就退出家長群怎么了?”看起來痛快,卻透著一絲不計后果的苦澀。退了之后怎么辦?你怎么了解孩子的在校狀態?又如何獲得學校的通知、老師的叮囑?新聞后面,很多網友發出“共鳴”:懷念沒有家長群的日子。

        這種“懷念”,只是給記憶蒙上了一層玫瑰色的面紗而已。固然,有一些教師在群里頻頻發通知,給家長“派活兒”,讓家長增加了很多負擔。但是,“群”的問題不在群里,在群外。假如一個教師要求家長批改學生作業,那么,退出家長群就能讓教師不作如此要求嗎?恐怕是自欺欺人吧。

        家長群只是一個工具,如何使用取決于參與其中的人。所以,真正的問題在于:為什么有些教師覺得可以讓家長批改作業,或者做更多“越線”的事?事實上,關于“群”的管理,有關部門已經多次發聲。去年,教育部在回復政協委員提案時明確提出:“教師不得通過手機微信和QQ等方式布置作業。”浙江等省份相繼出臺規定,明確學校不得在家長群里布置作業,不得要求家長通過打卡提交文化學科作業等。近日,太原市教育局提出,嚴禁要求家長批改作業、打掃教室衛生、點贊轉發各類信息等。

        主管部門的態度如此明確,為什么仍有教師讓家長批改作業?除了個別教師的師德師風問題外,這恐怕還與整個教育領域的氛圍有關。

        中國人歷來重視教育,一些家長更是為了子女教育不惜傾其所有。自己節衣縮食,給孩子報上萬元的培訓班卻毫不手軟;上班未必第一時間回復工作任務,學校發個通知卻立刻回復“收到,謝謝老師”……教育競爭日趨白熱化,誰也不甘心自己的孩子落后別人半步。對于足以影響孩子“前途”的老師,家長們當然無比重視、全力配合了。于是,部分老師難免“得寸進尺”——既然家長這么積極,那就再多做一點吧。

        從另一方面來說,在過度競爭的情況下,家長對教育的要求越來越高,在校外報各種培訓班已經成為普遍現象。這些都是家庭自發為子女教育“加碼”的表現。誰也不敢說,自己對孩子的學習表現已經滿意了,就算是校內成績已經很好,還有更多的藝術課、競賽班、體育特長訓練在等著。

        或許有人發現了,這一場景與最近流行的“內卷”概念很相似。在某一領域,人們的投入越來越多,因此增加的產出卻非常有限。也有人用“劇場效應”來解釋這種現象。在一個劇場內,前排的人為了看得更清楚而站了起來,后排的人就不得不也站起來,最后導致整個劇場的人都只能站著看戲。雖然大家都付出了更多成本,但是誰也沒有得到更好的體驗。

        這種局面令人痛恨,也令人無奈。誰都想打破僵局,但誰也不愿意第一個退出競爭。這就是為什么當那位爸爸退群時,眾多家長叫好的原因——他做了其他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。

        當然了,對于教師要求家長批改作業之類的明顯不合理要求,家長可以跟教師溝通,向學校投訴,或者向當地主管部門投訴,通過這些渠道理直氣壯地解決問題。只是要想從此以后就不管孩子的學習,恐怕是不可能的。退群是解決問題的好辦法嗎?恐怕也只能逞一時之快吧。

         
         

        3

        退得了家長群,退不出育娃的焦慮
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           工人日報      2020-11-04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我就退出家長群怎么了???”近日,江蘇一家長在自己發布的短視頻中大呼。他質疑,老師要求家長批改作業、輔導功課,使得自己承擔了教師應負的責任和工作,“教是我教,改是我改,之后還要昧著良心說老師辛苦了,到底誰辛苦?” 

        從11月1日開始,這位家長的呼聲制霸熱搜榜,直擊網友心扉。人民網主持的新浪微博話題#壓垮成年人只要一個家長群#,引發5.6億人次的關注與參與。多數網友認為,這位家長說出了自己想說而不敢說的話。也有網友擔心,家長一退了之,會造成孩子被孤立。 

        天下苦家長群久矣!

        事實上,家校關系在一些地方,積怨已深。類似話題每每出現,都會引發熱議。比起老師布置家庭作業、安排家長批改這些硬性要求,家長群里某些家長諂媚式的吹捧、某些老師頤指氣使的批評,更令不少家長苦不堪言。

      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

        家長群猶如一面鏡子,某種程度上,折射出教育的內卷化。

        作為家長群中的一分子,龔先生在思考一個問題:退群容易,發泄也不難,但這樣真的能讓我們從此對孩子的教育不再焦慮了嗎?

        如果沒有家長群,老師還可以打電話、書面布置、讓學生口頭傳達種種任務,還可以叫家長來學校等,辦法很多。家長依舊要教、要改、要替孩子做手工,時不時還要聆聽老師的訓話,逢年過節甚至還得絞盡腦汁地“表示表示”。群沒了,可還是一地雞毛。 

        話說回來,令家長們苦不堪言的家長群,難道就是老師們的心頭好嗎?

        未必。

        過度的教育競爭,使得家長焦慮而敏感——砸鍋賣鐵買學區房、托人找關系選老師選班級,如果老師的做法和能力不能滿足家長的期望,自然就有怨氣,哪怕是對自己的孩子少了一點關注,也會讓神經敏感的家長頭疼上半天。而眾口難調,每個家庭的教育目的、路徑不一樣,有人推崇素質教育,有人只看中分數;老師留作業也不是,不留也不是。每天除了工作以外,老師還要在群里解答家長們的各種問題,同樣也是苦不堪言。

        至于那些不乏虛情假意的感恩、夸贊,當真那么讓人受用嗎?只怕也是因人而異。讓人不安的是,現下個別老師的推諉、虛榮,與少數家長的阿諛奉承有著或多或少的關系。

        家長群,本來是家校之間的一座橋梁,“家校共育”已是共識,但兩者的分工、界限如何界定,卻懸而未決。雖然大家的目標一致,但是正因為各方的焦慮,因此格外不能容忍“豬隊友”。

        退出家長群后,大多數家長面對明晃晃的分數,依舊會心驚膽戰;面對萬人走獨木橋的考試,依舊是心向往之。不批改學校老師留的作業,我們依舊還要送孩子去輔導班、陪孩子刷題。無論如何,與體制內老師結盟和解,是最容易也最有效率的行為。

        不久前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《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》,提出落實中小學教師家訪制度。十天前,太原市教育局出臺了《關于進一步做好中小學生減負工作的實施意見》,嚴禁要求家長批改作業、打掃教室衛生、點贊轉發各類信息。

        “養不教,父之過。教不嚴,師之惰”,這話古已有之。給家長減負,并不意味著否定家長參與教育的意義。原生家庭和教育機構在兒童成長的過程中,缺一不可,相互為難不如握手言和。

        厘清家校權責邊界,通過有效溝通,達成雙方深度理解,推動教育體制機制改革,學生、家長、老師才會真正被減負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         

        4

        從家長大呼“退群”聽懂家校群的異化

         北京青年報      2020-11-03

         

        近日,江蘇一位家長在自己發布的短視頻中大呼:“我就退出家長群怎么了!”從視頻內容來看,這位家長認為,老師要求家長批改作業、輔導功課,使得自己承擔了老師應負的責任和工作。視頻結尾處,這位家長問道:教是我教,改是我改,之后還要昧著良心說老師辛苦了,到底誰辛苦?

        對于這名家長的做法,家長們的意見并不一致。贊成者認為他說出了很多家長想說卻不敢說的話,而反對者則認為家長也太偏激,教師要求家長批改作業、輔導功課,也是為了孩子好,家長不了解孩子的學習情況,最后吃虧后悔的還是自己。

        其實,這位家長的做法是完全符合國家的有關規定的。去年6月發布的《中共中央 國務院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(簡稱《意見》)明確提出,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不得布置懲罰性作業。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,強化面批講解,及時做好反饋。很顯然,學校教師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,把學生作業變為家長作業,是違反這一《意見》的,家長不但有權拒絕,而且,有關部門還應該嚴格落實《意見》。

        利用現代信息技術建立的家長群,本來是為了方便家校溝通信息,但不少家校群變為了教師給家長布置作業群,家長則成為校外輔導員和作業批改員。這是對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職責的混淆,讓家庭教育圍著知識教育轉,把學生包圍在知識教育中,既增加學生的學業負擔,又讓親子關系異化為分數關系、成績關系,加劇家長的焦慮情緒。

        家長群異化為作業群,這是“知識教育至上”、“分數至上”的結果。一方面,中小學辦學有明顯的應試教育傾向,重知識教育(智育),而輕視其他教育;另一方面,學校希望家長能積極配合學校抓學生的學習成績,而這種做法存在諸多問題。首先,不利于培養孩子良好的學習習慣,一些孩子放學時根本不記作業,而是回家問父母;其次,作業是教學的重要環節,教師批改作業會了解學生的學習掌握情況,讓家長批改如何做到了解孩子的學習情況,進而調整教學方法與進度?再次,家長的文化程度不同,很多家長根本沒有學過教育學、心理學,不懂輔導孩子,用不科學的方法輔導孩子并不利于孩子學習進步,而且會產生親子沖突。

        把家長深度卷入到學生的學習之中,這不是“家校共育”,而是“家校共教”。這不但讓家長把家庭教育就理解為輔導孩子做作業,而忽視除學習之外的生活教育、生命教育、生存教育,還讓家長只盯著孩子的分數,和學校老師的關系也越來越緊張。就學校辦學而言,主要事務包括教學事務和非教學事務,教學事務應該由專業的教師負責,而家長參與學校的辦學監督、管理,主要應該參與非教學事務(諸如購買校服、監督食堂衛生等等)的管理。

        家校共育必須清晰地界定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職責,教師是教師,家長是家長。只有學校教育、家庭教育各司其職,才能給孩子成長營造健康的環境。當然,要做到這一點,必須堅決糾正中小學辦學的應試傾向,要破除當前存在的“唯分數論”、“唯升學論”問題,推進中小學辦學實現“五育并舉”,才能把學校老師、家長和學生從應試教育的學業負擔中解放出來。

         
         

        5

        光明時評:從“退出家長群”的怒吼該反思什么?

        光明日報客戶端李勤余     2020-11-02

        近日,江蘇一位家長在自己發布的短視頻中大呼:“我就退出家長群怎么了!”這聲“怒吼”,很快在互聯網上引發熱議。力挺這位家長者眾多,為教師鳴不平者亦有之,家長群,到底困住了誰?

        在網傳的視頻結尾處,那位江蘇家長問道:“教是我教,改是我改。之后還要昧著良心說老師辛苦了,到底誰辛苦?”這一“靈魂拷問”,顯然說出了不少家長的心聲。經歷了一天勞累、繁忙的工作后,不少家長還不得不坐到書桌前,不厭其煩地為孩子輔導功課,完成各項老師布置的任務。此時此刻,他們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。

        至于還要說“老師辛苦了”,可能就是壓倒這位家長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其實,他不是第一位對此表示不滿的家長。早在2018年9月,就有一位家長在家長群中吐槽老師:“晚上12點你睡覺了,我的孩子還在寫作業”。結果,這位家長反倒被老師踢出了群聊。事件的具體情況不同,但都反映出相同的本質:部分老師利用手中的“權力”,為家長增添了太多不必要的負擔。本該起到家校溝通作用的家長群,就這樣被異化了。

        可是,如果因此把矛頭統統指向老師,似乎也并不公平。首先,在家長群中“任性”的老師,畢竟是少數。其次,在工作時間之外,還要把大把精力花費在家長群,相信也不是每一位老師所期望的。最后,教育孩子、提升成績,也確實離不開家長的大力配合?,F實中,不愿配合老師的工作,甚至對孩子學習不聞不問的家長,也不在少數。因此,老師在家長群里的“活躍”身影,同樣透著一份無奈。

        老師和家長都沒有辦法為家長群點贊,這是個老問題,也早就引起了有關部門的重視。比如,今年10月,太原教育局出臺的《關于進一步做好中小學生減負工作的實施意見》就明確指出,嚴禁要求家長批改作業、打掃教室衛生、點贊轉發各類信息等。

        如此說來,只要在家長群中“約法三章”、明確規則,就能避免家長和老師之間的沖突,還家長群一份“清凈”?恐怕事情并不這么簡單。

        還是有些網友的評論一針見血:“以前沒有微信的時候怎么辦?”在朋友圈里,也有許多人發出感嘆:“懷念沒有家長群的日子”。我們當然不必把責任全部推卸給現代化的通訊工具,真要退回到沒有智能手機的時代顯然也不現實。眼下,更值得反思的是,在這場爭論中,學習的“主角”——孩子本人,為何反倒不見蹤影?

        或許,我們更應該把家長群視作一種現代教育的隱喻:高度精密的教育系統,要求更多人參與到孩子的學習過程中去,卻顧不上實際的效果到底有幾何。老師不斷布置各種作業、任務,家長不得不花費大量時間、精力輔導孩子,以此來顯示自己的盡職盡責??墒侨藗兯坪醵纪浟?,學習,到底是誰的事?

        這不能不讓人聯想起最近的熱詞,“內卷”。當人們把生命虛擲在激烈而又無效的競爭上時,教育也就“變味”了。不可否認,孩子的學習需要督促、幫助,但古往今來,任何人的成功最終還是離不開自身的努力,這是一個很簡單卻又被遺忘已久的道理?;蛟S我們都應該認識到,有沒有家長群,和一個孩子能不能健康成長、天天向上,沒有必然的聯系。

         
         

        6

        “我就退家長群怎么了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新京報    2020-11-03 

        “我就退出家長群怎么了!”

        “你們上課不用心教,下課叫我幫忙批改作業,那我要你們干什么?”

        “我那么有時間收群消息,我不會自己教嗎?”

        “整天不是讓我去報補習班,就是讓我幫忙改作業,改完作業還要昧著良心說老師你辛苦了。”

        “說實在的,辛苦什么?教我教,改我改,是誰辛苦啊?”

        近日,江蘇一家長稱,老師要求家長批改作業、輔導功課使得自己承擔了老師應負的責任和工作,大呼“我就退出家長群怎么了”。

        不少網友覺得“畫面引起舒適”,認為這位家長說出了自己想說而不敢說的話。

        1. 不是所有的家長都有能力批改作業

        前不久看到一個段子,大致是用來調侃80后的。說這一代人,自以為高考完就解放了,可萬萬沒想到,若干年后自己生了孩子,還要把功課從小學到高中再學一遍。

        是啊,如今的基礎教育,仿佛成了學生壓力大、老師不得閑、家長負擔重的事業。到底是誰在為難為?我覺得,很多時候,大家都是自己把自己繞進去了。

        我們不妨來看看這件事中,家長爆出的群聊截圖里一位教師的“高論”:

        “你們配合我們的工作,自然我們也會更加在意你家孩子。”——這意思是說,家長不好好配合老師批改作業,就不怎么在意孩子了?這怎么有一種威脅和交換的味道?

        “沒批改完的家長,以為這是老師的工作?”——原來,真的有老師認為,批改作業是家長的工作……

        “你們金貴的時間投資在孩子身上,將來孩子更金貴!”——咱換個主語,把“你們”改成“教師”,就不說金貴了,教師們把本該投入在學生身上的時間用到位,將來學生才會感謝你。

        說白了,上面那些話從教師口中說出,不就是對家長的PUA嘛。

        江蘇這位家長,感覺出了不對,才發出了質問:教是我教,改是我改,之后還要昧著良心說老師辛苦了,到底誰辛苦?

        如今,孩子的教育問題仿佛是一個漩渦,周邊人的時間和精力都被吸了進去。漸漸地,我們似乎已經忘了,那些“可以有的”,都變成了“必須有的”。

        有能力、有余力的家長,當然可以對自己孩子的學業有所上心。畢竟,家庭教育也是教育的一部分。但是,在具體的課業上,來自家長的輔導和批改,只能看作是錦上添花,而不可搞成必要的一環。

        要知道,有的家長沒有批改作業的能力。前些天,我便在短視頻平臺看到一個類似情景,面對需要輔導的功課,一位家長表示自己整個人抓狂了,因為自己只是小學畢業,自己都不會,又怎么輔導孩子?

        一位網友也一句道破:沒有手機和微信的時代,老師們都是怎么過的?

        2.警惕從校園到家庭的責任轉移現象

        輕輕一戳就會發現,讓家長批改作業,其依仗無外乎兩點:一個是通訊發達了,打段文字發個通知,就可以把家長給安排了;另一個是,現在的一些家長,比之以往有了更高的學歷和能力。

        也就是說,這些所謂的“家長職責”并非天然存在,也不是法律的硬性規定,而是一些學校和教師,以及世俗觀念想當然的。

        回到家長群的功能上,它提供的應該是便利,而不是壓力;建立的應該是高效的溝通和和諧的關系,而不是低效的糾纏和壓迫的關系。

        事實上,中小學生的課業負擔外溢到家庭,早已經是尾大不掉的現象。為此,各地教育管理部門也一再提醒。

        就在前不久,太原教育局出臺的《關于進一步做好中小學生減負工作的實施意見》明確指出,嚴禁要求家長批改作業、打掃教室衛生、點贊轉發各類信息等。

        早在2018年,重慶市教委也曾下發《關于加強中小學管理規范辦學行為的通知》,明確規定不得要求家長代批作業。2019年3月,山東也曾嚴禁教師布置不批改或讓家長代為批改作業。

        然而,不僅僅是批改作業,在很多方面,這種從校園到家庭的責任轉移,已經相當普遍。

        據央視報道,10月13日,浙江一所學校為迎接檢查進行大掃除,要求家長自愿參加打掃。一位家長因未看到群通知,沒有參加打掃,還被老師要求面談,并被指責不尊重集體和老師。

        自我賦權、權責關系顛倒至此,令人無語。強制他人做不屬于其職責范圍內的事情,理直氣壯;被強制的一方,卻要唯唯諾諾,連退群的勇氣都沒有,這才是不正常的狀態。

        即便是僅從市場的角度看,如今,有些學校、教師和孩子、家長的關系,也可能說是最離奇的一對了。了解情況的,知道是家長花錢把孩子送進學校;不知道的,還以為是學校掏錢請家長把孩子送進學校。

        說到底,誰都不容易,但權責邊界得劃清。有些“包袱”,是自己的,就別甩給別人了。

        聲明:材料綜合自公眾號高考作文,我們尊重原創,如有侵權請后臺聯系刪除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肉耽高H高潮师生文,被公侵犯的漂亮人妻无码,人妻影音先锋啪啪av资源网下载
          <form id="xpztz"></for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xpztz"><th id="xpztz"><th id="xpztz"></th></th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xpztz"><form id="xpztz"></form>